大连接背景下,微信应不应该实现互联互通?

在5G即将到来的时刻,国内一众智能手机企业开始联合,要推卡片式的轻应用来对抗微信的咄咄逼人的跨界冲击。确实,即便是像华为这样的巨头,在大数据与隐私保护方面也在微信的强势下难以保持独立性,行业联合成为了必然的选择。

很多人搞不明白为何腾讯的QQ或者微信可以“一统江湖”,而同样势力庞大的阿里巴巴在电商上却始终无法“独断专行”。为何京东可以一面深恶痛绝的指责阿里垄断却可以通过同时喊出要三五年之内超越天猫的豪言壮语,而却几乎没有人敢于或者相信有人能在短时间内颠覆QQ微信呢?

实际上,这完全是社交与电商不同的应用特征决定的,而这种不同的境遇确实有天然的不同。比如,大家都在罗马广场上才能看到“大字报”,你就只能和大家一样去,换一个地方都不行,这就是社交的特点,而我们都希望有很多家商场,然后货比三家,而货物的多种多样也可以让更多的商家实现差异化运营从而满足不同消费者的不同偏好,商业像沃尔玛一样都无法排他垄断。

当然,在中国,社交软件之所以能实现独一无二的市场地位,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社交软件最大的利好就是“没有监管”,不像通信运营商一样有底层协议和强制性规范,不管是QQ还是微信,不能被强迫要求互联互通,所以出现了绝对垄断。

互联互通,是指电信网间的物理连接,以使一个电信运营企业的用户能够与另一个电信运营企业的用户相互通信,或者能够享用另一个电信运营企业提供的各种电信业务。根据各国的实践,一般都先存在一个垄断运营商,随着电信技术的发展以及政府规制政策的转变,有新的运营商进入电信市场。对于新运营商来说,网间互联简直就是生命之源。没有与主导运营商的网络互联,业务难以得到充分开展,网络成本也就无法回收。可以是指在某个运营商的设施和属于它的客户的设备之间的一个连接(设备间互联),也可以是两个(或更多)运营商之间的连接(网间互联)。

本质上讲,脸书、微信、qq等社交软件都是中心化的产品,一个中心点连着所有上下左右的用户,中心倒下,满盘皆输。要想稳定,就必须做成蜂窝网,也就通信网络样式,但因为互联网世界缺乏统一监管,也没有普遍通信的义务赋予,所以才可以任性而为不用互联互通。

如果微信不是腾讯做的,那么微信也就不会与QQ打通,也就很难做起来,或者,微信起来就干掉QQ。这也是当年腾讯对米聊如临大敌的原因。腾讯CEO马化腾曾公开表示,“让QQ无条件地开放,就等于让所有的即时通讯软件都可以利用QQ的用户去盈利,没有这种道理。”

在现实中,直到现在,如果你是中国移动用户,我是联通用户,一样能相互打电话发短信,但在互联网应用这里是不同的,如果用户想通过社交软件联系其他人,双方就必须使用同一个产品。这样就自然而然出现了大者恒大的现象,很多后来的竞争者就遇到了难题:它们能获得新用户,但却发现无法实现留存。

根据现在可以找到的资料来看,在2006年12月28日,腾讯公司与中国移动就双方在梦网上提供聊天交友类业务签署合作备忘录,腾讯QQ与中移动的飞信将在6个月内实现互联互通,且腾讯的移动QQ业务将逐步过渡到飞信平台。公告称,腾讯与中移动将共同开发互联的技术和解决方案,在投入运作后,中国移动飞信服务的手机终端用户与腾讯QQ用户将可实现互联互通,飞信的手机用户以及腾讯的QQ用户通过开通飞信QQ服务就可以利用短信查找QQ用户的线上状态,并可进行短信沟通。服务费为每月5元,腾讯与中国移动将按照现有的梦网规则进行分成。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大连接背景下,微信应不应该实现互联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