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遇见它们已心满意足

深秋去河畔,需要一个好天气。细雨蒙蒙的浪漫,是不适合这个时节的。有风,也不能太大。秋风扫落叶,毕竟不是我们想看的。红叶,还是在枝上最美。

红瑞木的红叶

想看最好的红叶,就更得挑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这一点,真的很重要。就像看一位明眸皓齿、秋波流转的美少女,风和日丽是最好的。

对于我来说,好天气就更为重要。因为相机用了七八年,虽然大多时候,它的表现很不让我满意,唯有光线好的时候,还尚可一用,也只好将就它了。

况且,有时候想想,一年中,属于红叶的时日如此短暂,若不好好珍惜,就真是辜负了它们。

好看的红叶 需百里挑一

最好看的红叶应该是红枫,但红枫在本地并不多,又都是细细瘦瘦的小树,孤零零的一棵,总是差些味道。

如此,就不如去看五叶地锦和红瑞木。五叶地锦和红瑞木在市区各处很常见,但想找到一枚完美无缺的红叶也不容易。经过一夏,选到一枚几无瑕疵,又红艳如火的叶子虽然不至于夸张到千里挑一,百里挑一还是有的。好在五叶地锦总是一大片,铺满一面墙,红瑞木也几乎都是连片栽植,只要费些工夫,还是可以找到的。

粉花绣线菊

河边,也有人在采桑叶。起初,我以为是采来喂蚕宝宝,可一想,这个季节哪里还有蚕。便问那人采桑叶做何用?答道:“采来给母亲煎水喝,可止咳。”

回来查了资料才知道,桑叶原来是一味非常好的中药,有疏散风热、清肺润燥、清肝明目等功效。桑叶,又以老而经霜者为佳,《本草图经》中记载:“桑叶可常服,以四月桑茂盛时采叶;又十月霜后,三分、二分已落时,一分在者名神仙叶。与前叶同阴干,捣末,丸散任服,或煎以代茶饮,令人聪明。”

粉花绣线菊 最好看的绣线菊

深秋的河畔,游客很少,沿着河岸上的木栈道走了一大圈,几乎是一路孤单。

独行虽然有些寂寥,却也有个好处,就是不用顾虑别人的感觉,想走就走,想停就停。这会儿,我就在一丛粉花绣线菊前停住了脚步。

绣线菊是一种在园林中应用较为广泛的植物。

小区旁边的天马路,今年的绿植就换成了绣线菊。虽然我个人觉得,原来的锦带花其实更好。

虽然名字里带有个“菊”字,绣线菊实际上和“菊”没什么关系,而是一种蔷薇科植物。蔷薇科下有四个亚科,蔷薇亚科、绣线菊亚科以及麾下拥有众多著名水果的李亚科和苹果亚科。绣线菊自然是绣线菊亚科了。绣线菊亚科共有22属,我国产8属,本地只引进2属,分别为风箱果属和绣线菊属。

石竹花

绣线菊属下约有100余种,我国有50余种。本地没有这么多,大约只有七八种,比较常见的是金山绣线菊和金焰绣线菊。在小区里,我也曾见过麻叶绣线菊。但以上的这三种绣叶菊,花期都在夏季。能在深秋开放的,大概只有粉花绣线菊。

盛花期的粉花绣线菊,花团锦簇,远远看去像粉色的火团。凑近观察,粉花绣线菊其实是由几十朵5瓣小花构成一个复伞房花序,每一朵小花有许多比花瓣长很多的雄蕊,不安分地四处张望,倒也不觉得凌乱。

石竹和蓝蓟花 你更爱哪一个

夏日时,我在河畔看到过石竹花,但在这个季节还能看到它们,有些出乎意料。虽然并不多,也令我心满意足了。

石竹花为石竹亚石竹属,因为茎秆一节一节像竹子一样,叶子也像竹叶,又生于山石间,所以名叫石竹。石竹的花期很长,可从春日开到秋季,唐代诗人司空曙在《云阳寺石竹花》中就有一句提到这一点,“谁怜芳最久,春露到秋风。”

石竹是我很喜欢的一种花。石竹花的品种繁多,形态各异,颜色就有鲜红、桃红、粉红、深红、白色、黄色、紫色、蓝色、复合色等,极为丰富艳丽。花瓣更为奇特,有的花瓣上有美丽的花纹,有的是彩色斑点,还有的花朵边缘是另一种颜色镶成一圈花边。石竹花最与众不同之处是花瓣边缘是不规则的锯齿形,好像用剪刀剪裁出来似的,所以唐代诗人独孤及这样描画它:“殷疑曙霞染,巧类匣刀裁。不怕南风热,能迎小暑开。”..

蓝蓟花

石竹旁,还有几株蓝蓟。在伊犁河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它们。

与石竹相比,全身布满白色刚毛的蓝蓟是一个冷美人,虽然花朵也没有石竹花娇柔而多变,也有其妩媚动人的一面。因为它的花瓣不是只有一个颜色,而是由上至下呈渐变色,到了花瓣的基部,往往是一种梦幻的蓝紫色。花瓣内侧,还有数条蓝紫色的纵纹,而花冠上,如云烟缭绕的白色短柔毛,又为花朵增加了神秘感。

有时候,就是这样,总有那么一些奇妙的时刻,我们被大自然摇晃了一下,比如此刻的蓝蓟。

我想,即使今天的河畔之行,只是遇见它们,也心满意足了。大自然这神奇的一摇晃,已是醺然如醉。(文/摄影 记者卢钟)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只是遇见它们已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