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簪花:相见虽晚,好过无缘相见

去年一年,数次去看玉簪,不是花期未至,就是花期已过。

玉簪花,因为花苞似簪而得名。

紫玉簪

白玉搔头簪

古代男女的发式,都以挽髻为主。发髻挽成之后,就要设法将其固定,最常用的绾髻之具是发簪。在男子盛行带冠之时,发簪还有固冠作用。簪的材质很多,有骨、石、陶、蚌、竹、木、玉、铜、金、象牙、牛角等多种,玉簪当然是比较贵重的。其实,不管什么材质的簪,形状都差不多,不同之处就是簪首。玉簪,就是。为什么非要叫玉簪,而不是金簪、银簪,除了玉簪花白如玉,其实还有一个典故。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也提到,他说:“(玉簪)未开时,正如白玉搔头簪形。”

“白玉搔头簪”这个典故来自汉朝,《西京杂记》里说:“汉武帝过李夫人就取玉簪搔头,自此后宫人搔头都用玉,玉价倍贵焉。”据《广群芳谱》说,此花即由此得名。清人李渔在《闲情偶寄》也写道:“花之极贱而可贵者,玉簪是也。插入妇人髻中,孰真孰假,几不能辨,乃闺阁中必需之物。”

但我很怀疑李渔所说的玉簪可以插入妇人髻中,玉簪虽然形如发簪,但毕竟是柔软之物,如何能插入发髻。

玉簪的蒴果

李时珍对于玉簪的记述,其实也犯了一个错误。他说,“玉簪处处人家栽为花草……开时微绽四出,中吐黄蕊,颇香,不结子。”其实,玉簪花谢后,就结出圆柱形的蒴果,蒴果成熟时3裂,种子黑色,顶端有翅。去年9月底,因为错过了花期,我就只拍到玉簪的蒴果。

玉簪花并非只有白色一种,另有紫色的玉簪。

迄今我所见到的,也只有紫玉簪。清代园艺学家陈淏子在《花镜》中提到过紫玉簪,他说,“紫玉簪,叶上黄绿,间道而生,比白着差小,花亦小而无香,先白玉簪一月而开。性亦喜水宜肥,盆栽皆可,但不及玉簪之香甜可爱。”

因为没有见过玉簪,紫玉簪是否如陈淏子所说的不及白玉簪之香甜可爱不敢评价,但紫玉簪的花期确比白玉簪要早。

鉴于去年错过了玉簪的花期,今年四月开始,便一直在关注着它。那时,一直以为玉簪花只有白色一种,所以6月20日,在滨河家园第一次见到紫玉簪时,还有些惊诧。当日,紫玉簪只有几株花开,以为白玉簪的花期会稍晚,但过了几日又来看,整整转了一圈,却依然只见紫玉簪。正巧,一位维吾尔族清洁女工问我时间,我顺便问她小区是否只有紫色的玉簪,她道,“海买斯都是紫色的。”

不死心,于是7月6日又去了梧桐丽景,未见到紫玉簪,白玉簪却也未开,连花茎也毫无动静。如此来看,陈淏子所说的紫玉簪先白玉簪一月绝非虚言。

用玉簪花装的香粉 香气可经久不衰

在查阅资料时,还留意到清代著名医学家赵学敏在《本草纲目拾遗》中关于玉簪的一段记述,他说,“纲目玉簪条载根叶之用,独不言其花。今人取其含蕊实铅粉其中,饭锅上蒸过,云能去铅气,且香透粉内,妇女以匀面,无痣之患(其叶干之,熏壁虱绝迹)。”

光看这一段,猜不到为什么要用玉簪和铅粉一起蒸。其实这和古人所有的妆粉含铅有关。

爱美之心,不仅人皆有之,而且是自古有之。中国向来以女性皮肤白嫩为美,《国风·卫风·硕人》是《诗经》中的一首诗,诗中形容卫侯美丽的妻子庄姜,就说她“手若柔荑,肤如凝脂”。

白皙皮肤不是人人有的,所以就要用到妆粉增白。古人很早就开始使用增白的妆粉。

最早使用的妆粉,是用粱米或粟米做成的米粉(《齐民要术》中有详尽的制作过程介绍)。最原始的制粉方法,是用一个圆形的粉钵盛以米汁,使其沉淀,制成一种洁白粉腻的“粉英”,然后放在日中曝晒,晒干后的粉末即可用来妆面。除了米粉之外,还有所谓“胡粉”,胡粉需要用铅皮加醋,经炭火加热,腐蚀一段时间后,再放入碳酸中,形成纯白色的胡粉。

胡粉的优点是特别白,容易保存,但长期使用,可能铅中毒。而米粉制作工艺繁复,附着力不强,容易黏结,不够松散,为了用起来更加细腻和光滑,人们多采取“米粉加胡粉”的做法。可是长期使用加入铅粉的米粉,容易引起铅中毒,皮肤变得黄黑粗糙。当人们发现铅可遇热挥发后,就发明出许多方法来祛除米粉中的铅,许多古籍中都有记载,赵学敏所讲述的只是其中一种。

既然铅遇热即可挥发,为何还要加入玉簪,其实是为了让玉簪花的花香渗入香粉之中。据说,用玉簪花装的香粉,一年后都可香气不衰。

《本草纲目拾遗》还有一个治癣的药方,也是用玉簪花:“鲜玉簪花三百朵(为泥),母丁香六两,沉香四两,冰片三钱,麝香三钱,山西城砖十二两,共为末,用真麻油三斤半,熬熟;陈年锻石半斤,滴水成珠为度,候冷,收瓷罐内,黄腊封固,埋土内,二十一日取出,敷患处自愈。此药可久贮,勿使泄气。”这个药方,很是奢华,仅玉簪花就要三百朵,一片玉簪大概也得拔得光秃秃的。幸好,这个药方如今大概是无人用了,否则,更是与玉簪无缘相见了。(文/摄影 记者卢钟)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玉簪花:相见虽晚,好过无缘相见